一旦日本人开始发力搞电竞

米哈游旗下海外品牌方HoYoverse在10月底宣布,将在日本东京举办一场以《原神》为主题的电竞赛事。比赛分为单人BOSS竞速赛和双人娱乐景点巡游赛,赛事总奖金高达30万日元(约14760元)。

《原神》凭借着开放世界的架构与二次元的画风,已成为现象级游戏。SensorTower在9月发布的数据显示,自上线以来,《原神》在全球AppStore和Google Play上收入达到37亿美元,其中国内仅iOS收入就有12亿美元,约占全球收入的33%,而排名第二的是日本,占比24%。

虽然国土面积不大,但日本绝对可以称得上“游戏大国”,从超级玛丽、街霸到塞尔达、动森,一代代总能有风靡全球的作品。可在与游戏紧密相关的电竞市场,却极少见到日本的身影,它真的是印象中的“电竞荒漠”吗?《原神》又为什么要在日本搞这么一个比赛?

日本电子竞技联盟JeSU发布的《2022年日本电子竞技白皮书》显示,2021年,日本电竞市场规模为78.4亿日元(约5323万美元),同比增长了115.5%,预计到2025年,将会增长到约180亿日元(约1.2亿美元)。2021年日本的电竞用户达到了743万,同比增长了108%,预计到2025年,将会超过1200万。

但日本在主机游戏市场的地位直到今天也没有国家能够撼动,主机市场“三大巨头”——微软、索尼、任天堂,后两家都属于日本。

最初的电子游戏市场是欧美国家一家独大,雅达利称得上是游戏行业的霸主,但由于“雅达利冲击”(Atari Shock)影响,整个欧美市场受到波动,市场衰败,直到1980年代,日本任天堂凭借家用游戏机迅速占领全球大部分的游戏市场。

随后日本进入了主机游戏时代,索尼、世嘉等先后推出游戏主机,科乐美、卡普空等游戏厂商也层出不穷,日本几乎垄断了当时的主机市场,直到1999年微软推出Xbox才实现“三足鼎立”局面。在这个时期,《超级马里奥》、《街霸》等经典游戏也接连发布,日本游戏迅速风靡全球。

直到如今,日本依然是全球游戏大国之一,不仅有任天堂、索尼,而且卡普空、世嘉、南梦宫等游戏公司也依旧不断推出各种热销的游戏作品。

Statista数据统计,截止到2022年10月,日本游戏在2022年的收入已达到384.1亿美元,位列第三名,前两位分别为美国和中国。

但目前流行的电竞项目游戏,主要是MOBA、FPS等类型,且以PC和移动设备为主。根据Newzoo2021年调查报告,日本玩家最喜欢用移动设备玩游戏、其次是游戏机,最后是PC。

而RPG游戏是日本玩家最喜爱的游戏类型,46%的玩家近半年来玩过RPG游戏,全球平均值仅为23%,而战术竞技类游戏仅有24%的玩家玩过,射击游戏仅有23%。

在RPG游戏中,日本玩家又更加偏向于本土游戏,游戏时代研究所2022年数据显示,日本玩家最喜欢的RPG游戏是《勇士斗恶龙》,其次是《最终幻想》,《神奇宝贝》和《塞尔达传说》位于三四名。《原神》《巫师》等国外厂商研发的RPG游戏受欢迎程度皆没有超过4%。而且35.8%的玩家更加偏向于有简单游戏系统的游戏,偏爱复杂游戏系统的仅为2.8%。

因此,英雄联盟、DOTA2、CS:GO等电竞类游戏在日本的市场略微逊色于其他国家。根据Riot公布的信息,2022年英雄联盟有1.8亿玩家,日本仅有约174万名玩家。

而且根据esportsearnings中选手收入来看,日本收入最高的电竞选手前几名主要集中在格斗游戏以及集换式卡牌游戏,如Shadowverse项目。

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老龄化严重的国家。日本政府在2022年9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日本7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15%以上,达到了1937万人。日本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位居世界排名榜榜首,达到29.1%,远高于排名第二、三的意大利和芬兰。

2021年9月,日本IT公司S2 Co.推出日本第一支由老年玩家组成的《Fortnite》项目专业电竞战队“Matagi Snipers”,战队成立的宗旨是成为日本第一的电竞战队,并且要成为让孙子们刮目相看。战队共10名选手,平均年龄68岁,其中只有两名选手年龄低于65岁,且他们每周都会进行三次训练。

虽然他们至今没有参加过职业联赛,但在2021年11月,成立于2017年的老年人电竞战队GoldenSnipers向Matagi Snipers发起挑战,参加2022年达拉斯DreamHack的国际表演赛。

2018年,日本非营利组织埼玉市民网络发起了一项致力于通过电子竞技促进老人福祉的协会,协会举办“埼玉县大相扑”比赛,让玩家通过操纵杆和按钮来进行相扑比赛,帮助防止老人的认知功能下降。

除了战队以及小赛事之外,2020年日本神户就开业了一家面向老年人的电竞中心——ISR电子竞技,并且这家电竞中心只接受60岁及以上的人。老年人在这里可以了解基本的游戏操作以及机制,并且还可以在这里玩游戏。

电竞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是一种训练技术,通过电子游戏的竞技,让老人在娱乐中进行灵活性的训练。当然抛开这层用意,日本老人对游戏的热度也不减。

《日本时报》在2016年就曾报道街机成为当地老年人社交中心,一位84的老人每周都会去单程开车40分钟的游戏厅打游戏,甚至一周去四次。

此外,吉尼斯纪录中世界上年龄最大的电子游戏主播也来自日本。出生于1930年的Hamako Mori从1981年开始就一直玩游戏,并且从2014年开始将自己的游戏视频上传在Youtube频道中。

无论老少,日本人对于游戏都有极高热情,但以游戏为基础的电竞发展缓慢与当地国家政策有很大的关系。

根据日本“反对不合理溢价和误导性陈述法”法案,日本游戏以及电竞比赛的奖金池不能超过10万日元(约880美元)。这让很多比赛都无法在日本开展,而且也很少会有人专门做职业选手,以此导致日本战队在电竞比赛中的成绩越来越差,关注度也越来越低,对产业形成了恶性循环。

但是在2018年 “电竞入奥”的传闻以及电竞在其他国家的飞速发展影响下,日本意识到不能限制国内电竞的发展,因此在当年成立了日本电子竞技联盟(JeSU),创立了三个特定许可证规范日本电竞行业,以此来解决电竞比赛奖金上限的问题。

有了政府官方的支持后,日本电竞从不温不火的状态开始出现了生机,出现了大量的电竞比赛,日本职业棒球联赛(NPB)和任天堂推出了Splatoon电子竞技联盟,奖金池为1000万澳元(约9.02万美元)的街头霸王巡回赛也在日本举办了赛事。

游戏杂志公司Gzbrain数据表示,2018年日本电竞市场规模为48亿日元(约4230万美元),是前一年的13倍,政策的改变让日本电竞市场出现活力。

发展至今,日本的电竞产业虽然还没有赶上邻国的中国和韩国,但始终在为缩小与海外各国差距努力。积极举办各种电竞比赛,为国内电竞选手塑造良好环境。

2020年,《日本时报》报道,日本政府计划与私营部门一起扩大该国的电竞产业,希望增加残疾人的参与。各经济产业省将与游戏公司、法律专家等合作,制定出促进电竞发展的指导方针,希望到2025年实现2850亿日元的经济效益。

第十九届亚运会有8个电竞项目成为了正式比赛项目,JeSU也在今年3月发布了日本国家队球员选拔标准,招募包括《《炉石传说》、《英雄联盟》、《PUBG MOBILE》、以及《街霸5》四个项目的选手,其中选手年龄要求最低的《炉石传说》要求选手最小可到7岁。

在2020年,日本香川县颁布了一项法令,限制18岁以下玩家游戏时间,规定父母和监护人应将孩子的游戏时间进行限制,工作日不超过1个小时,周末不得超过1.5个小时。此外,未完成义务教育的儿童不应在晚上21点后使用智能手机,其他儿童不应在晚上22点后使用智能手机。虽然有如此法令,但并不强制,违反条例规定规则的人不会受到处罚。

Author: yabo8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