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NBA对“反犹”如此敏感?这都要从这位黑人导师说起…

10月28日,欧文在推特上转发了一张电影的宣传图片,电影名称为《希伯来人对黑人:觉醒的美国黑人》,这部电影被认为含有反犹主义思想,于是很快,欧文迅速被美国媒体集火,连篮网老板蔡崇信也予以回应,表示对欧文的行为很失望(压力之下,欧文在一天后表示自己不是“反犹主义者”)。

如果联想到一年前白人内线莱纳德应为疑似在直播中说出歧视犹太人的词语kiki而被联盟光速扫地出门,很多人会疑惑:NBA联盟对于“反犹”是不是有点过于敏感了?

不过如果你了解黑人与犹太人之间的恩怨,或许这一切就可以解释了,事实上美国黑人与犹太人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且一直处于引而不发的状态。而美国反犹的代表人物路易斯-法拉堪,正是一位被很多NBA球员当做灵魂导师的黑人政客。

法拉堪算是美国历史上的“传奇”人物了。给传奇二字打引号,自然不是好意思,就像法拉堪形容希特勒是个“邪恶伟人”,你很难分清这里的“邪恶”和“伟人”到底是何用意?

作为黑人穆斯林,法拉堪的反犹观点表现得强烈又露骨,2016年,法拉堪在“伊斯兰国度”组织(Nation of Islam,简称NOI)的救世主节年度大会上对着整个NBA开了炮。他说职业体育不过是更加复杂的奴隶贸易,白人每年在选秀时聚集起来,讨论如何最大限度剥夺可利用的资源。

“你们球员什么也不是。不过就是一块被美化的肉罢了。一个奴隶——收入很高的奴隶……别再觉得多建一个篮球场就是对黑人社区的回馈了。篮球场就是篮球种植园的培训基地。你们还不懂吗?当我们还是奴隶的时候,在不同的奴隶制里的时候,白人会把我们放在拍卖行,过来捏我们的臀部,说这个种可真结实,我买了。而我们就是这样被贩卖的。”

他还把矛头对准了当时正在骑士如日中天向“GOAT”名号发起挑战的勒布朗-詹姆斯,说他不过就是一个“现代奴隶”,被白人所拥有,身处一个被设计成要把他嚼碎后再吐出来的体制里。

有意思的是,此时,法拉堪的孙子正在雷霆队的发展联盟队试训,试图争取一份NBA合同,而此事一出,小法拉堪自然很快被扫地出门,事实上因为祖父的影响,小法拉堪一直很难得到冲击NBA的机会,因为在篮球圈,没有球队老板和管理层愿意和他的家庭扯上什么关系(毕竟小法拉堪自己的实力也并不算特别强),对犹太老板占多数的联盟来说,他家庭的“反犹太”基因实在太过危险。

那,老法拉堪作为一个黑人穆斯林,为什么会对犹太人有这么大的敌意呢?这就要从黑人与犹太群体在20世纪中后期关系的恶化说起。

在美国,黑人与犹太人并不一直是敌人。他们都属于遭遇过阶级压迫和种族歧视的群体,只是程度有别罢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大批犹太人从德国和东欧移民(或者说是逃难)至美国,当时也正逢南方黑人朝中西部和东北部迁移,南方白人对他们的迫害让他们同仇敌忾。

而篮球,曾经一度是这两个族群最大的共同语言——在二十世纪初期,篮球盛行于犹太人社区,随后,加入进来的黑人开始慢慢展现出在篮球上的天赋,并成为了这个行业中的主力军。此时在对待黑人球员的问题上,犹太人展现出了超越种族的实用主义,就像凯尔特人的主教练奥尔巴赫(犹太人)说的那样:“不管是黑人白人红人还是紫人,打比赛能赢就行。” 于是在NBA,黑人球员迅速成为了主流,这样进步速度和幅度都超过了当时其他所有的体育联盟。

和犹太人总体合作的关系一直延续到了上世纪60年代,在平权运动中,犹太拉比和黑人牧师的合作还是《民权法案》得以通过的关键。而在美国南部,3K党曾经将黑人和犹太人等同视之并分别暗杀犹太人和黑人活动家,马丁-路德-金博士当时曾说过:

“当我们的犹太朋友不仅以大量金钱贡献的形式,而且以许多其他切实可见的方式,伴随着巨大的个人牺牲来表明他们对宽容和兄弟情谊原则的承诺,黑人之中怎么能有反犹太主义呢?”(事实上,后来恨不得被描述为一切邪恶的幕后黑手的犹太人罗斯柴尔德,跟金博士是好朋友,为后者举办过庆祝其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晚宴。)

然而,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黑人和犹太人之间的矛盾,在多年的积累之后还是被引爆了。由于擅长经商,犹太人在美国的财富累积速度远远超过黑人,其社会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渐渐地,一些犹太人就被黑人贫农视为阶级敌人。

这种对抗在一开始还比较温和,比如金博士在60年代谈及黑人和犹太人矛盾时择词还很谨慎:“当我们在芝加哥工作的时候,在西区进行了数次拒付租金的抗议,很不幸的事实是,大部分时候,我们抗议的对象都是犹太人房东。我们住在贫民窟一样的公寓里……花94美元租到一个家徒四壁的四居室,而我们发现白人每月只需付78美元。”

这样的案例的确说明了一个备受苦难的民族在一个对他们不友善的环境中欺软怕硬的行为。但随着社会阶级差距的不断增加,再加上第三次中东战争(以色列犹太人vs阿拉伯穆斯林)的爆发和锡安主义的复兴,黑人(穆斯林比例不低)和犹太人之间的矛盾也更加尖锐。甚至从某种程度上,黑人与白人的矛盾,愈发变成了黑人与犹太人的矛盾。

而法拉堪也就是在这种浪潮之下成为了美国政坛上的“名人”,法拉堪从政前原是波士顿地区小有名气的职业乐手,但在接触“伊斯兰国度”之后,他抛弃了原本的姓氏瓦考特,改姓“X”(这是该组织成员的常见姓氏,用以代替他们的祖先被贩卖至美国后丧失的非洲原名),后来被“伊斯兰国度”的创立者伊利贾-穆罕默德赐予“圣名”法拉堪,在阿拉伯语里,这个词的意思是“准则”。

此后法拉堪展现了自己的政治天赋,在伊斯兰国度的地位越来越高,见证了组织内的权力更迭(包括马尔科姆-X被刺杀——有说法认为法拉堪就是幕后黑手,马尔科姆-X的后代甚至组织过对他的暗杀)。70年代,法拉堪成为组织的最高领袖,他上台之后,将伊斯兰国度的信条推到了愈发极端的境地,以至于让伊斯兰国度被一些民权组织定性为黑人民族主义和仇恨组织。

而煽动黑人对犹太人的仇视,也正是伊斯兰国度的杰作。1991年,他们出版了《黑人与犹太人的秘密关系》(这本书的思想与欧文转发的电影几乎一脉相承)一书,声称犹太人在非洲奴隶贸易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引发了相当大争议。

1995年,法拉堪组织领导了华盛顿“百万人民游行”,这是他影响最大的政治遗产。无数黑人领袖都参与了那场游行,包括罗萨-帕克斯(1955年发起抵制公交车种族隔离活动的女性活动家)、马丁-路德-金三世、杰西-杰克逊(1984年总统候选人)、以及正迫切需要在芝加哥黑人社区争取稳固票仓的伊利诺伊州参议员候选人贝拉克-奥巴马。

到21世纪后,法拉堪虽然年事已高,但激进的态度不改。他为卡扎菲辩护,将美英法联盟称为“旧殖民主子”,认为出兵攻打利比亚是“打着高尚动机幌子的邪恶举动”,同时指责自己曾经支持的奥巴马是“杀人凶手”,“身边都是来自犹太群体的人,周遭都是撒旦”。此外,他还鼓动伊斯兰国度成员积极投身“山达基教(又名科学教)”,因为汤姆-克鲁斯的缘故,这一组织在世界范围内都声名大噪。

他到处布道,被媒体截取的一些片段堪称毛骨悚然,比如2015年他在密尔沃基演讲时说:“白人都该死,他们知道这一点,他们也认为会是我们来完成这件事。”

2018年,因为他宣称哈维-韦恩斯坦的丑闻说明了“犹太人的权力”有多大,Twitter取消了他的大V认证;2019年,Facebook将他认定为极端分子,封禁了他的账号。

即便法拉堪曾经那样羞辱NBA,即便NBA与他的家庭划清了界限,但受反犹太主义影响的NBA球星绝不是少数。

之前乔治-弗洛依德被白人警察跪杀严重激化了美国的种族矛盾。先是NFL费城鹰队的明星德肖恩-杰克逊在社交网络公开分享法拉堪的主张,称犹太人“挟持美国、敲诈美国、阴谋控制全世界”,他还把这句话错误地标记为希特勒的名言。

而后,弗洛依德的好友、前NBA球星斯蒂芬-杰克逊也公开发表了类似的仇恨言论,他还说:“我是法拉堪牧师的粉丝,因为没有人比他更爱黑人了。”

阿伦-艾弗森也在社交网络上分享了一张自己与法拉堪见面合影的照片,并写道:“我并没有选择成为黑人,我只是很幸运地成为了黑人!”

当黑人喜剧演员尼克-坎农公开赞美法拉堪后,德韦恩-韦德发推称:“我们支持你(坎农)。”

这些情绪是多年来的歧视思潮潜移默化的结果。几年前勒布朗也不能免俗陷入了反犹太争议,在社交网络分享了一段歌词,提到了“我们一直在赚犹太钱”,怎么听都不是句好话,但勒布朗在无甚诚意的道歉中表示,“事实上我以为那是一句赞美。”

(有意思的是,勒布朗在怒喷NFL老板的时候堪称法拉堪的翻版,称NFL“那一群老白人老板带着奴隶主的思维”,“而我真感谢NBA能有这样的总裁,他不介意我们有自己的想法,表达自己的想法。”)

更早之前,沙奎尔-奥尼尔还在魔术效力的时候,他就跟法拉堪一家关系紧密,曾邀请他们去他在奥兰多的家中过夜,还看过小法拉堪的比赛。2003年全明星赛上,奥尼尔把他带到现场,让他有机会跟首发的明星们合影。

但是,也不是所有球员名宿都对法拉堪和他所代表的观点点赞或者装没看见,在上世纪曾接触过伊斯兰国度的“天勾”就对法拉堪嗤之以鼻。

而在更久远的小穆、勒布朗、韦德、艾弗森和加内特们都还没有出生的年代,热血而愤怒的卢-阿尔辛多也正是在伊斯兰国度的影响下,改名为卡里姆-阿卜杜-贾巴尔。转化他的“导师”哈马斯-阿卜杜-卡利斯曾是伊斯兰国度的“全国秘书长”。

但后来,卡利斯与伊斯兰国度的创始人穆罕默德决裂,随后自己领导了哈纳菲运动,吸引了很多像贾巴尔这样的年轻黑人。而与伊斯兰国度的斗争和仇恨,最终导致他一家被残忍谋杀(值得一提的时,前文提到的马尔科姆-X也是在脱离伊斯兰国度一年后被杀的),包括刚出生几天的婴儿——谋杀案的地点就在贾巴尔出资赠送给他们做总部的华盛顿大宅里。

这桩血的教训让贾巴尔悬崖勒马,远离了极端群体。而在那之后的日子,他看到了平权的进步,看到了保守派的卷土重来,看到了社会分裂的一步步加剧,看到了人性中的幽暗沟壑。

“如果歧视某个群体、不加反思地把文化成见搬出来是没问题的,那用这种方法对待其他群体显然也是没问题的。矛盾逻辑催生了矛盾逻辑。”贾巴尔在自己的专栏里,就这样评价弗洛依德事件后很多黑人“意见领袖”的观点,并且鲜明的表现了对法拉堪的反对。

“斯蒂芬-杰克逊自称活动人士,但他跟德肖恩-杰克逊在社交网络上倡导的东西彻底抵消了他的进步思想。他还说什么罗斯柴尔德家族占有了所有银行,并支持那臭名昭著的恐同反犹太人士路易斯-法拉堪。这种对一个民族的非人性化叙述,正是导致警察滥用权力杀害他的友人弗洛伊德的原因。”

但法拉堪宣扬的东西能说服那么多人,归根结底还是靠那套“替罪羊逻辑”:我们所有的困难和问题都是因为那些信仰错误、肤色错误、国别错误、性别错误、或是恋爱错误的坏分子造成的。把他们彻底剔除就天下太平了。

被暴力边缘化的群体只要得到机会,还会对其他群体做同样的事情,种族主义因此根深蒂固。

Author: yabo8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